關於部落格
非關專業攝影空間
  • 130476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龍潭收費站最終日夜景

 收費站看起來很大,跟拍火車一樣,只要稍微遠一點點,其實還是很小;出門前考量過這問題,所以帶著二倍鏡出門,到最後,果真用上了。
原先打算從公務便道的交會處往裡頭拍,實際走一回,才發現北向便道在禁止標前根本無法拍到收費站,南下便道雖然可以拍南下車流,北上車流與站體卻會被分隔島分割。無論南下便道或北上便道都被樹與鐵絲網層層包圍根本沒有視野可言,最後還是回到最基本的拍攝點,跨線橋!
跨線橋的護欄比人還高也比腳架高,所以圍欄就是腳架;腳架只伸出兩腳長鏡頭直接掛在護欄上,拍照拍到現在第一次全程使用DSLR的Live View,目標完全在瞄準線外,這種感覺有點怪,旁邊沒人一起大拜拜送行,感覺更奇怪(林口線那晚,好歹圍了十幾個人)。
跟拍火車比起來,說真的拍建物算是很簡單;但是相機比人高腳架比人高,最頭大的問題成了調水平,墊著腳尖抓水平的後果是一把骨頭酸得很,遠比正常拍照姿勢還累。所以拍到最後也沒換成短鏡頭,畢竟在換次鏡頭再調一次水平;若再換一次鏡頭又要再抓一次水平,腰酸背痛,我真的沒這雅興,何況天也全黑了。
70-200(APS換算起來是100-300)的焦段拍完,該是讓二倍鏡出場的時刻了;拍攝重點也從車流換成盡可能清楚的影像,ISO從100升到1600,來吧,收費站的最後一夜!

整個ETC案宛如一場鬧劇,高潮迭起宛如八點檔,付出的卻是無謂的空轉與浪費,整起事件粗糙兼暴力。有趣的是不爽徐總是一回事,搶裝徐總家的東西卻是另一回事。我想ETC事件與黃鴨事件根本可以寫成社會學博士論文,因為這兩件事可以檢証這個島上諸多荒謬有趣的現象:比方說:「你討厭他!但你接受他們勒索!」
原先有打算晚上12點再來,不過這次拍完後,除非有朝一日這裡變成「高原交流道」,否則我想我再也不會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